时雨苍燕流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

【双黑太中】记一次访谈实录

轩辕氏汤圆:

*之前四中一宰世界线里面的双歌手




*第一次写访谈体,真正的勇士要勇于暴露自己的说话习惯【???】




*给世界第一好的瞳三的生贺 @余糖三 








——




记一次访谈实录。


 


 


 


——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我们的直播,首先有请我们今天的来宾——太宰治先生。


 


太宰治:你们好。


 


主持人:请容许我在这里简略介绍一下太宰治先生。太宰治先生,今年二十五岁,知名歌手,以深情温柔、辨识度高的声线闻名,词曲全才,曲风多为宁静悠远、悲伤哀婉。太宰治先生之前一直作为中原中也的幕后御用词曲人,后因为一首流传出来的歌曲小样走红。现与著名歌手中原中也组成了超人气组合“双黑”。太宰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双黑”成立的三周年纪念日?


 


太宰治:是~


 


主持人:对于“双黑”成立三周年,您有没有什么感言想要说呢?


 


太宰治:感言?这种东西倒没有。怎么说吧,当初能成立这个组合也是意外。组合名是意外,组合成员更是意外上的意外。于如今“双黑”能成为超人气组合,可以说是意外的立方了。


 


主持人:太宰先生刚刚说到了三个意外,从组合名到如今的人气。请问可以详细解释一下吗?


 


太宰治: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啦。如果稍微了解一下“双黑”成立的背景就能轻松地推测出来了。简单来说,就是本来我是无心去做什么歌手的,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写歌而已。


 


主持人:那您为什么又做了歌手呢?


 


太宰治:所以说这是第一次意外了。就像你之前所介绍的,我以前一直是给中也写词写曲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小矮子人小小个儿,但是唱歌是真的不赖。是那种能让人死心塌地给他写一辈子的歌的那种好听——不知道你有没有养过宠物?


 


主持人:养过几只猫。


 


太宰治:那这话解释起来就方便多了。养过宠物的人的知道,比如你养了一只喜欢小鱼干的猫,那么为了哄它开心,你每天必不可少的日课就是带小鱼干回家,而且还不能重样。一三五三文鱼,二四六金枪鱼,周日鲑鱼鳕鱼轮着伺候——就是变着花地投其所好。就像“上有所好,下必尽之”。


 


主持人:这与宠物有什么联系吗?


 


太宰治:一个道理。中也是个偏执的工作狂,他的生命力似乎除了歌曲就装不下任何人了,连如此纤细的太宰治也装不下。于是为了拓宽他生命的宽度,让我得以钻个空子,我就心甘情愿地给了写了好几年的歌。具体多少年我怕是记不清了,这其中写了多少歌,我也从来懒得去计数的。前些日子他在家里翻箱倒柜,列了好几个单子出来。仔细算来我给他写的歌还真不少,包括碟曲和弃曲,约莫着能写满三页纸了,更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词了。中也替我一一整理了时间顺序。他看起来没个心眼,这方面倒是出奇的心细。看着中也整理出来的单子,我自己也挺惊讶的。真没想到我居然能写这么多曲子还不带重样的。可能其中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驱使我吧。


 


主持人:可以说中原先生出道以来所有的歌都是您写的?


 


太宰治:准去来说包括出道前,基本都是我写的。这里我可以稍微炫耀一下,除了商业合作,中也还是唱我写的歌比较容易上手。他有一天沉思了很久,突然问我,为什么唱你写的歌就那么容易呢?这不是废话吗,要不是我写的时候千方百计地考量着那矮子的音色和音域和擅长声线,他也不至于能唱得那么好听不是?


 


主持人:的确,中原先生的歌曲热门榜top10全是您写的歌。


 


太宰治:我给中也写了怕是也有好久的歌了吧。于是意外就这么发生了。我最初为中也写了第一首歌。我记得那时他才十六岁,正是我认识他的第一个年头。我知道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唱歌了,自己也经常往酒吧跑着驻唱什么的,还在翘课翻墙的时候被我抓个现行。他当时快恨死我了,但是他那脑子估计也想不出来,我从来没把他的名字往上报过。我其实就是想耍他玩,你不知道,看他急得跳脚斜斜盯着你的样子真是好玩极了。


 


主持人:这话可不能给粉丝听见,不然粉丝心中高傲的中原先生的形象恐怕要大打折扣了。


 


太宰治:哪来的“高傲的中原先生”,你们哪只眼睛看见这个矮子高了?我还记得当初他为了追求他那所谓的梦想,自己也搞过一个乐队,不过后来解散了。他为这些事情忙得兜兜转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看了也蛮久的,但是却从来没想过去刻意接近他一类的。我和他正式的第一次对话还是在他乐队解散那天。那天他难得地翘了一整天的课,就坐在天台上发呆。我找遍了校园才找到他。他平时张扬跋扈得很,其实抱着膝盖在角落里头,人小小一个儿,缩在角落,小猫儿一样的,要是是近视眼怕还看不见他呢。我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弯着腰和他平视,很慢很慢地说,你为什么不去上课?他一副好死不活的样子,如果非要让我形容一下…我可以说脏话吧?就是“关你屁事”和“有种你搞我啊”混合在一起的感觉吧。现在想起来还挺感慨的,当年我不知道他是这么个死倔死倔的人嘛,我就强硬地抓着他的手腕想把他带回教室。他死活不干,话不投机半句多,干脆和我打了一架。哈哈,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当然是被单方面揍的那一方。小矮子下手没轻没重,我差点被他打得毁了容。事后他向我道歉,很乖的,很先前凶狠的模样完全不一样的,根本不是一种小动物。我猜测着他突如其来的反常可能和乐队解散有关,我就笑笑随口说,管其他那么多干什么?你从今负责唱,我负责给你写歌。你唱多久,我就给你写多久。


 


主持人:然后这么多年,您一直在遵循这个承诺?


 


太宰治:也很奇怪,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真的,这句轻飘飘的、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话却持续到了今天。我当初满脑子都想着先把他哄好再说,本来就是很不负责任的一句玩笑话而已,可没想到这一哄,几年的光阴全搭进去了。嘘、嘘,别笑,我是认真的。从那以后我给他写了第一首歌,你们应该会有印象的,就是导致我被媒体曝光的那首歌曲小样。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是十六岁的我写给十六岁的中也的,这还是我试着写的第一首歌呢。我当时写这首歌的时候,自己先试唱了一小段,然后发给了中也。如今这首歌,中也的版本已经找不到了,反而流传下来的是我的试音。很有意思的是,如今大红大紫的中也,当年唱的那首歌却鲜为人知。而鲜为人知的我,却因为这首歌而大红大紫。


 


主持人:所以说,这就是您所说的第一个意外吗?


 


太宰治:是的。我曾经仔细思考过这首歌让我出名的原因。论唱功,你们都能比较出来的,矮子肯定在我之上,这个我不否认。我也不觉得我一个半路出家的,能比中也多出什么优势出来。于是我思考了好久,最后得出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结论。


 


主持人:方便说一下是什么结论吗?


 


太宰治:你们一定记得那首歌的名字吧?


 


主持人:是的,是《Neverlet her go》,被誉为单相思神曲。


 


太宰治:对,我觉得中也没有把这首歌的感觉唱出来,是因为他是按照我给他的歌词唱的“never let her go”。可是如果有人认真听过我的版本的话,就会听出来,我唱的不是never let her go.


 


主持人:您唱的是?


 


太宰治:Never、let、him、go.


 


主持人:她和他,这样的转变,这有什么含义在里面吗?


 


太宰治:这可是需要你们自己去理解的阅读题。反正小矮子那简单粗暴得像工程制图一样的思维回路,应该这辈子都想不出来吧。不过他要是能想出来,估计我也不会写那么多曲子了,比如你们所说的“单相思神曲”、“苦情神曲”、“失恋神曲”、“深闺怨妇神曲”。


 


主持人:刚才您说了第一个意外,那么第二个组合成员的意外——难道最初“双黑”选定的成员不是您和中原先生吗?


 


太宰治:我要澄清一点,“双黑”这种没有品位且中二的名字,根本不是我的风格,完完全全是那个小矮子脑子一热想出来的。


 


主持人:脑子一热?


 


太宰治:是。自从那首小样流传出去后,有挺多人劝我趁着时势大好出道去当歌手。不过呢,我是懒得去玩这些东西。说实话,我压根没想当过歌手。有时候我看着中也发着烧哑着嗓子还坚持要录歌、事后在家里咳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心里首先就就对这一行打了个低分印象分,并且充满了抵触。我还记得有一段时间他真是玩命了,我半夜睡觉都要被他咳嗽声弄醒,顺手一摸才发现他快被烧熟了,急急忙忙把他送到医院才发现是高烧。本来前些日子他其实已经退烧了的,后来不知道他又自己作了什么,硬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身体。我本来也不太会照顾人,家务和生活常识都是一窍不通,平时里也基本是他在照顾我。但是有些地方他总倔得很,撞到南墙也不回头的那种,非要把墙撞破,说也说不听,让人急得拿他没招。最后还能怎么办?只能支持他呗,然后跟得紧紧的,在他撑不住倒下来的时候第一个接住他。


 


主持人:所以说,这是真的“脑子一热”?


 


太宰治:对啊。那天我在病床旁给他削苹果,削好了递给他,他却不张嘴,直勾勾盯着我。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那眼神坚定得很,完全不像快熟了的病号。你们这些中也的歌迷都应该晓得的,中也那双眼睛有多好看。“中原中也的眼睛”这个话题可谓是经久不衰了,夜晚海洋、深层冰层、氢气火焰,无论哪种蓝都没有他的眼睛那么有韵味。特别是这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你不放松的时候,心神都能被摄去。我当然没能坚持多久,惯例是先认输了。我说,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我明天就去你的公司报道好不好?


 


主持人:答应什么?


 


太宰治:你想啊,我之前是说过的,导致我名气大涨的那首小样是我单独发给中也的。能把这首小样泄露出去的也只能有他啊。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猜这个矮子是寂寞了,一个人唱歌不够,还非要拉我一个垫背的…我早该想到的,在偷偷看到他写的那一堆双人合唱之后。


 


主持人:但是这样因此让您和中原先生组成了“双黑”,可以为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歌曲不是吗?


 


太宰治:这个就是谬赞了。我没像中也那样受过专业的训练,对这行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就瞎唱唱,陪中也玩个开心而已。哪天他玩腻了,我就带他去玩别的——不过目前我是看不出他有任何热情减退的迹象啦。毕竟矮子优点不多,专情能勉勉强强算一个。


 


主持人:这可以说是您在谦虚了。就如众多粉丝亲眼目睹,您在现场发挥的水准一直很高,几乎是CD的水平了。


 


太宰治:我CD也是划水录的嘛。说到这里有一件挺有意思的事的。那天公司一个少年白头的小后辈来问我如何能拥有我这么好的唱功。我给出了一个极为深思熟虑的答案,教他戴着耳机躺在沙发上捏着棒棒糖唱歌。他还以为我诓他,可我就是这么唱的嘛。我还想接着说下去的时候,中也从后面直接给了我后脑勺一下子,然后自己给那个后辈讲了起来。


 


主持人:然后呢?


 


太宰治:然后我就把中也拖走了。我就不懂了,你们年轻人要自己多历练啊,老是缠着前辈像什么样子成什么体统,给人看见了说中也包养小白脸怎么办?你觉得是不是?


 


主持人:但是适当地提携一下后辈还是可以的吧?


 


太宰治:要提携也是被人问的我去提携啊。又没问你中原中也,你自己去凑热闹个什么劲儿。从来也不见他对我这么热心啊,倒是对后辈上心得很了。这人做事没轻没重不经大脑的,在这儿我要点名批评一下。


 


主持人:您要是好好唱歌跳舞不划水,中原先生也一定会改观对您的偏见的。


 


太宰治:最好是吧。你知不知道现在圈内粉丝对我的称呼?


 


主持人:称呼?


 


太宰治:“空巢老宰”。


 


主持人:这又有什么个中缘由吗?


 


太宰治:我之前不是一直是幕后工作的吗?给中也写了挺多歌的,一首比一首厌世,一首比一首苦情。就有人猜测我是不是被中也冷落独守空房什么的,就开始有人开始叫我“空巢老宰”。我当然不爱听这个称呼,但不得不说挺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追星,我就从来不追星。你想啊,我给你举个例子,你最喜欢爱到发疯的姑娘是个超级巨星,每天她的笑容被几百万人所熟悉,她的声音被几百万人所熟知,这个时候你要和她谈个恋爱就很没成就感。有时候你也分不清他到底是笑给你的还是笑给别人的,也分不清他对你说的话是真心话还是歌词。虽然自己不笨,但总会有被冲昏头脑智商狂降的时候。爱情能让人心脏漏跳几拍呢,还有什么器官不能影响的?


 


主持人:可是不得不说,正是因为粉丝追星,才有了双黑如今的辉煌啊。


 


太宰治:其实最初组合名字要叫双黑,我当然是拒绝的。我前面说过,这个名字和我的美学太不搭了,完完全全就是那个矮子的审美。这个名字说来也有些好笑的,当初我像往常一样躲在角落写歌——这里要说说我一个写歌的习惯,就是放很聒噪的音乐,然后用音响放到最大声,自己却戴着耳塞躲在角落抱着本子叼着笔,慢悠悠地想着下一个旋律。中也对我这个习惯颇有非议,还曾经威胁过我再这么干就把我炖了喂隔壁大金毛一类的。不过我也从来不听就是了。话题好像有点飘,我接着说这个没品的名字的来源——那天我在写歌,万恶之源就在外面做午饭。虽然不想夸他,现在是直播?对吧?我猜他不太可能会守着看直播的…中也的厨艺是真的好,切起菜来跟个刀用得很好的黑手党似的。把厨房完全交给他我是完全放心的,但就是那天,我正写这歌呢,然后左手手指没由来的一阵刺痛。


 


主持人:没由来的一阵刺痛?


 


太宰治:你若是看过福尔摩斯侦破歪唇男人一案,你应该就会很快反应过来。有一种说法是“关系亲密心连心的人会有某种感应”,虽然我本人不认同这种肉麻的说法,但当时我的左手手指的确是刺痛了,而且我也感到了强烈的不安。我关掉音乐摘下耳机冲出房间——果然,这个矮子切到手了。


 


主持人:事实证明,您和中原先生有某种奇妙的联系不是吗?正如你们在舞台上完美默契的表演。


 


太宰治:也许有吧,但是我是不会承认的。当时我看见那个矮子流血的左手还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的心慌。你说好端端的矮子,一会儿没看着盯着,怎么就把自己给弄了个口子出来呢?还好不是什么大口子,一个创可贴就可以搞定的事。不过那时候我还摸不清家里的医药箱到底放在哪里,一个小小的创可贴,我找遍了整个家几乎都没找着,当时还挺挫败的。


 


主持人:那么最后是找到了?


 


太宰治:还好找到了。我给他贴着的时候,他锁紧眉头看着我。他其实五官算是比较温和比较嫩的类型,可是他总爱皱眉,就显得很凶很吓人,小动物也不愿意和他亲。我随口说怎么啦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他再度皱了皱眉,然后说,总算没白养你这黑心白眼狼——他这么形容我我就不开心了是不是?


 


主持人:所以您是怎么回复的呢?


 


太宰治:我当时理很直气很壮的说,你这黑心倭瓜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然后当然就是这么吵了好一会儿,直到一起去公司报道打卡的时候我和他还在用这样的称呼互相称呼对方。平时我和他都互相称呼青花鱼和蛞蝓的嘛,其实我觉得偶尔换个称呼还挺有新鲜感的。我是没敢说实话,我觉得青花鱼就挺好听的,比那蛞蝓不知道好听多少倍。青花鱼本质上也是比蛞蝓那几乎全身退化的生物高级的啊。他叫我白眼狼我叫他倭瓜,一匹狼和一个倭瓜哪个更厉害…这个还要我说吗。


 


主持人:所以说,官方解释为“黑社会最凶恶双人组”的双黑,真是含义其实是两个绰号的结合?


 


太宰治:不错,够聪明。我觉得还挺好玩的,这个矮子也难得和我品味一致。你知道的嘛,在互黑方面,我们从来都能统一战线。


 


主持人:您已经说明了前两个意外。那么您所说的第三个意外——意外出名这一件事,又是怎样的意外呢?


 


太宰治:这个啊。若说前两个我隐隐约约能有预感,第三个我是真真切切没想到。因为我说过了嘛,我对这行其实很抗拒的。就好比你女朋友是学设计的,天天给垃圾甲方折腾得不需要睡觉全靠一口仙气吊着,你对设计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虽说迫于中也的威压之下答应了,可是我一直在实力划水。歌不好好唱,舞不好好跳,动不动就进入省电模式。你们应该了解的,就是我特别喜欢抛锅给中也。忘了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往中也身上一黏糊绝对没错,看起来就跟预先排练好的一样。不过中也也是绝,他看我划水这么厉害,直接把提词板给我撤了。这样我不背词也不行啊,我就特别不情愿。也有粉丝觉得挺可爱的,居然还有一个剪辑...标题我就不说了。不知道在粉丝里头我和中也的关系被传成什么样,太离谱了,几千万字爱恨情仇简直信手拈来。其实也没什么,我和他好歹合作了这么多年,要说没点感情你们也不会信的。我自己是觉得我这几年时光全糟蹋在他身上了,想想就觉得可惜,就很心疼自己。但是也没办法,其实要是没有这矮子,我也不会看见这么广阔的世界吧,可能还是一个人在狭隘的角落里头的。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他,不过我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主持人:所以说,您对中原先生,并不像外界所传闻的“相爱相杀”,而是心怀感激吗?


 


太宰治:…相爱相杀?这是怎样奇怪的形容啊…你们果然对我和中也有奇怪的理解。相处快十年的老朋友了,你偶尔拍他一下屁股绊一下他的腿,勾勾肩搭搭背,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说是相爱相杀的人怕是小时候都没喜欢过几个女孩子,要么就这么多年爱情电影言情小说全白看了。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啊,七岁小屁孩怎么吸引自己喜欢女孩子的注意力?当然是揪她的辫子扯她的裙子啊。当然你们看起来会觉得这个小孩坏透了,大小就这么没教养,长大肯定是个地痞流氓…可小屁孩心里也没办法嘛,他就是个傻子。要做乖孩子安安静静淹没在人群里、一点痕迹也没在那人的生命里留下…我才不干呢。


 


主持人:这可以算是您三周年的纪念感言了吗?


 


太宰治:纪念感言,我是不喜欢这种矫情东西啦。况且成立双黑也非我本愿,要我去纪念它着实是有点残忍了。悄悄跟你说个秘密,中也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开始准备这次三周年纪念日了。他偷偷摸摸的,我就没忍心告诉他其实我全都看在眼里。我猜他是想给我个惊喜。难得矮子脑子开窍了会玩浪漫了,我也就装傻呗…他应该不会看直播吧?


 


主持人:那不一定,我们这个直播的受众面可是很广的。


 


太宰治:他应该不会看的...但愿如此,这次直播我貌似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了。我甚至可以想到明天的新闻头条:《震惊!知名组合双黑两名成员居然同居》《可怕!太宰治直播中单方面表白中原中也数十次》《天啊!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秘密情史》


 


主持人:非常感谢你为我们新闻部减轻压力和负担。


 


太宰治:我开玩笑的。你们要真的这么写,中也会气得摔麦罢唱退出娱乐圈你们信不信?


 


主持人:我也只是个玩笑。据我们所知,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是多年老友。情史这样的,虽然网上广有流传,可是那毕竟是网友对你们关系的美好向往。毕竟你们两人的关系真是好到令人艳羡。


 


太宰治:老友?这什么概括啊?你再说一遍?


 


主持人:我有说错什么吗?


 


太宰治:我跟你在这儿说了这么多,你就觉得我俩是老友?


 


主持人:难道不是吗?


 


太宰治:你明天可以去财务室结算了。


 


——END——










之前提前跟三三说,我可能不能按时交生贺了,三三跟我说没事啊。




当然是骗她的啦。




这几天跟她说熬夜到三点画工程图都是骗人的,其实是熬夜给她写生贺。




认识你的第三个年头,三生有幸。




余生也想用我的全力去爱你。

评论

热度(510)